杜塞尔多夫7月天气

湖北省宏泰國有資本投資運營集團有限公司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中心集團要聞

長江日報:行業大咖熱烈探討“文化+金融”如何跨界合作

作者:黨群工作部 來源:長江日報

3月27日,集團所屬二級企業宏泰基金公司和宏泰文旅公司受邀參加“資本助力 創意揚帆 2019文化創意產業投融資高峰論壇”。該活動由洪山區政府、長江日報報業集團聯合主辦,國內投融資機構、武漢文化創意企業等多個領域300余精英人士參與。宏泰基金公司董事長肖生柱參加活動并作為特邀嘉賓發言。

長江日報融媒體訊(記者陳衛東)湖北省和武漢都是十分重視文化產業的發展,前不久省委省政府剛剛印發《關于加快全省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武漢市的相關政策也正在緊鑼密鼓地制定中,武漢文化產業即將迎來更大的發展動力和更多的投資機會。在3月27日舉行的“資本助力 創意揚帆 2019文化創意產業投融資高峰論壇”圓桌討論環節,六位重磅嘉賓一起探討了資本如何把握湖北及武漢文化產業發展的機會,文化+金融如何跨界合作等熱門話題。

1、如何發揮產業投資基金更大的影響力和號召力?

湖北宏泰產業投資基金有限公司董事長肖生柱:剛才這個問題聽了之后我們感到責任重大,成都市有100億的文創產業基金,我們這里正如主持人所說的確實還是比較少,我們基金成立接近三年,目前有29只基金,投的項目有105個,29只子基金中屬于文創類的只有5只,投的項目有12個,其中頭部項目也還是比較多的,大概有6到7個。文創產業前景非常廣闊,市場空間巨大,特別是現在的跨界融合成為一種新的趨勢,文化+現象催生了很多新的業態,這是我們關注的重點。武漢市是設計之都,洪山區是大學之城,資源很豐富,底蘊也很深厚,應該說文創產業是非常有優勢的。

目前,我們現有5只基金正在投資階段,我們將把基金更多地投到武漢市文創產業里去。另外我們正在新設3到4只文創類基金,我們和前程無憂等也有合作。我們也用母基金直投,我們現在的模式就是基金+直投基金,好的項目匯集來了之后我們進行挑選然后進行投資。我們用母基金來組建直投基金或者專項基金,來投資武漢市文創類的龍頭企業。我們還將通過資本招商將6-7個頭部項目引進引到湖北、武漢來,同時可圍繞它的上下游在武漢進行布局。

2、文化+金融如何跨界合作?

湖北省高投集團代表、武漢長江文創產業投資基金有限公司總經理周軍:我們是做投資基金的,投資基金的使命是扶持企業發展,在一個企業里面企業家是站在前臺的,投資機構、金融機構是站在背后默默支撐的。文化和金融怎么結合,剛才華夏銀行的劉總的分享給了我很好的啟發,我們武漢市洪山區的這些文化創意相關的企業要具有金融的思維。舉個例子,洪山區的一個企業,就非常具有金融的思維。首先它做的是數字出版這一塊內容,其次它把它的刊號、IP都通過文交所做了一些具體的產品去發行,既解決了企業的現金流問題,也讓自己的知名度提高了,同時也讓自己跟客戶、跟上游的供應商的紐帶更加增強了。

武漢股權托管交易中心董事長、武漢光谷聯合產權交易所副總經理兼總法律顧問龔波:武漢股權托管交易中心是湖北本土區域性資本市場基礎平臺,今天來參加這個會感觸非常深,首先我覺得要真誠地感謝洪山區政府對實體經濟、對文化產業、對民營企業投融資工作的這種給力支持,也要特別地感謝長江日報作為有社會責任感的傳媒組織了這場文創產業的投融資論壇,前面有很多重量級的專業嘉賓給大家做了專題的分享,大家都聽得很專注,說明這個主題非常好,也說明文化產業的發展前景廣闊,更說明投融資需求很旺盛,很迫切。我作為武漢股交中心服務實體經濟的一個服務者、平臺的一個負責人,我想給大家分享三個觀點,或者叫把握好三個關系。

第一,建議要把握好金融的供給。金融有效供給與金融有效需求的關系。現在國家的改革,新舊動能轉換講供給側改革,很多都要從供給方面去解決問題,首先我們作為金融工作者就要想到我們如何改革創新讓金融供給有效?現在社會不缺錢,但是為什么總是融資難融資貴?說明金融的供給不是很有效。今天我聽了主講嘉賓華夏銀行總部劉總的發言我感觸很深,為了文化產業,公司專門成立了文創管理中心,設計了定制化的產品,這是為文化創意事業量身定做的這種產品,這就在創造新的有效的供給,我們傳統的金融給實體經濟主要是在服務大型企業、服務國有企業、服務成熟的現金流很好的企業,但是發展當中的創業早期的非常有金融需求的龐大的市場主體融資難、融資貴、融資少、融資慢,所以金融首先是供給側要豐富增加供給的總量,同時要創新供給的品種。

企業也不能完全依賴供給,還要創造有效的需求,很多企業家是有融資需求的,但是我們的需求在很多金融家看來,在投資人看來覺得我們的需求無效,為什么無效?劉總就講到民營企業的信用問題,銀行必須控制風險,所以要有抵押品,但是抵押品不足的情況下,就請把信用搞好,把誠信、把信心樹立起來,讓投資人、銀行對企業經營管理者有足夠的信心。信心從哪里來?我覺得企業選好戰略方向,建立好團隊,拿到市場的訂單,找到消費者,穩健的經營,控制風險,基業常青。這個很重要,簡約的說要創造金融的有效需求,打鐵需要自身硬。

投資界和產業界有一句名言很通俗,規范的企業不一定都融得到資,但是不規范的企業一定融不到資,所以我們特別強調企業家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產權要確權登記,要爭取做股份制改造,讓自己的財務透明,公司治理體系完備,這樣你就具備足夠的吸引力接納社會資本,這個社會金融資本的供給是不稀缺的,稀缺的是優秀的企業和企業家。

其次要把握好市場驅動與政府作為的關系。金融是稀缺資源,它是要講優化配置的。在一個特定的時期、一個地區它的金融的總量是一個定量,好鋼要用在刀刃上,我們說普惠金融不是大水漫灌也不是撒胡椒面,要把寶貴的金融資本配置給最優秀的企業和企業家和社會要發展的產業,這叫優化配置。既然優化配置就要選擇優秀項目和企業。像文化產業這樣對我們民族、對人民的精神生活和國家戰略有重要影響的產業也不能完全靠市場化,為什么?市場經常會失靈,市場不是萬能的,尤其在我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府是非常重要的,政府是最高級別的信用,政府是資源配置的重要機關,要利用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去做資源的優化配置,讓市場去撮合,去對接。像今天就是一次典型的地方政府的主動作為,把方方面面的專家、金融機構的資源、媒體的資源一起邀請來做這樣一場活動,跟企業家對接。

再就是要處理好間接融資與直接融資的關系。間接融資就是通過銀行小貸或社會第三方,他們聚集了金融資本然后配置給企業家,間接融資在我們國家現在占了整個金融供給的80%。最近都在強調要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就說明間接融資過度依賴銀行,依賴信貸,間接融資是負債,是有成本的,而直接融資如增資擴股、發行債券,就是資產而不是負債。

洪山區在武漢股交中心有38家四板掛牌企業,其中8家企業已經在股交中心實現了融資2.6個億。文化產權版權等無形資產,這些可以流動的資產,我們建議金融機構要接納,同時要接納這些未上市企業,希望政府推動金融機構接納未上市公司的股權,呼吁金融機構接納知識產權和股權作為質押品。

3、一座城市需要打造什么樣的文創生態,才能培育出更多優秀的文創企業?

武漢文化創意產業協會會長、中電光谷董事長黃立平:我還是回到你最早的話題,成都似乎做了不少的事,武漢應該怎么做?因為武漢跟成都我都比較了解,我們集團在成都也有比較重要的投資,所以最近幾年去成都也比較多。總體上講,武漢可能跟成都在未來的大城市競爭中是可能會最接近的,一個是西南的中心,一個是中部的中心,相比之下武漢的優勢肯定更多。成都的版圖比武漢大,人口比武漢多,但是智力資源方面武漢的優勢就明顯得多。但是我們可能有一種印象就是四川特別成都做事的時候,可能形成的形象似乎比武漢好。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我也未必一下能找到一個答案。但是我覺得有一個是最該做的,需要持久努力做的,也很容易因為人員更替等因素被忽略掉的——創新生態的培育,或者說創新生態的建設。我們看武漢過去30年的進步,一個最大的進步就是城市創新環境的進步,無論是創新的氛圍還是創新的政策條件,還是創新的服務體系都跟過去有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一點如果長此以往地抓下去,并且不斷地有創新的思維去推動,真正的站在全國的前列,我覺得比某些項目的投資要重要得多。

我們現在動輒一個項目投上百億甚至更多,像類似于組這種大基金的確并不難,但是是不是有這種態度就能夠把某種產業真正做起來?我覺得這個是值得懷疑的。文創產業是一個需要持久去構建生態、構建環境的領域,我覺得研究建立長久的機制可能對武漢的更加重要。一些地方造勢的多,真正落地的不多。我特別欽佩咱們洪山區矢志不移,我覺得咱們現任的領導團隊抓創意產業是有眼光的。因為對洪山來講高校資源的釋放就是治理資源,政府能夠對經濟的引導也好,促進也好,能夠把各方資源整合起來,能夠帶動這個區域的智力資源產生社會價值,這是政府最該做的事。如果說要創新在產業領域,不是簡單的去投一些大項目,我現在對一切制造型的被說成是比較先進的東西都比較懷疑,為什么?因為你說的先進的東西都是別人制造的,你把人家設備買來在中國做制造,對我們來講可能制造是先進,對別人來講裝備成熟,所以可能真正是有原創的、體現了智力成果的不簡單是消化的那種東西可能更寶貴,而這些就需要從根上一點一滴的去澆灌去培育,我覺得如果武漢未來要能夠在跟成都的城市競爭中要有優勢,如果能做到這一點可能就了不起,就可能真正能夠把武漢的優勢放大。謝謝。

太崆動漫董事長張漢德:太崆動漫在武漢創業已經有兩年多,文化創意產業的能量是非常巨大的。我們獲得奧斯卡獎提名《沖破天際》短片,有一位同志就問我你們有什么關系?怎么樣獲得奧斯卡獎的?給我的感覺是我們整個文化投資金融領域的氛圍現在還沒有沖破天花板,對于外界的認知和我們自己的認知存在著很大的空間和缺陷。從我們跟迪斯尼、好萊塢的交流的平臺和我們在國內創業的經驗,確實感覺到很多方面是極其簡單的事情,但在國內要用漫長的時間來摸索,比如說好萊塢很多銀行對電影、對文化、對藝術都進行自動化的投資,前提是它有一個非常完整的流程,它做了幾十年上百年的這些東西不需要我們去探索,包括香港也有非常成熟的金融經驗,文化產業的最核心的部分是在開發期,在夢想期的時候,在創意剛剛形成的時候,你給了他一筆資金,就是給有成功的案例的那一群人。我舉個案例,迪斯尼一家公司占洛杉磯整個城市的GDP長期以來45%。

武漢視飛科技創始人劉光偉:我進了創意園之后我談一談我對創業園的體會,對初創企業和孵化企業的優勢,第一是賦能。第二加持。我進了武漢創意天地園區之后我感覺到就是從金融、工商、管理、稅物、物業等等,園區都有對初創企業的扶持。當你在社會當中你找不到你的同類也不知道怎么去找彌補你的短板時,你可以進入創業園,創業園它有很多資源幫你加持。我舉個例子,我們要做抖音,我們有內容,有內容不行,要有推廣,要有拍攝,要有后期,怎么辦?如果我們去找也找得到,但是創意天地有現成的,大家都可以志同道合來做一個事情,所以我覺得更有希望在創意天地里獲得價值之后,可以彌補短板,打造閉環,園區未來將形成平臺和生態——為入駐創意園的企業賦能和加持。



杜塞尔多夫7月天气 mg游戏官网 英超 篮球比分直播网188 中国足彩在线首页 时时彩计划稳定版官网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 北京pk拾冠军杀号技巧 ipad软件下载好无法安装 澳洲彩 威龙娱乐牛牛 乐享彩票正规吗 新疆时时app 篮球滚球大小分技巧 新时时五星未出号 pk10最牛计划网站